新闻,请记住网站域名是
当前位置:主页 > 荒野行动 >

外交官是一个怎样迷人的职业?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6-23

  原标题:外交官是一个怎样迷人的职业?

  在中国人当中,我是相当幸运的,因为从事外交工作,我有机会比较早地接触世界。

  

  (图)青年时代吴建民(1939年出生).

  这些年来我搞过官方外交,也搞过民间外交;从事过多边外交,也从事过双边外交;我既担任过中国的外交官,也担任过国际展览局的主席,算是国际公务员;我在体制内从事过外交,退休后又从智库的角度观察中国外交。要谈当外交官的感受,我觉得可以说,这是一个迷人的职业。

  外交之所以迷人,一是因为同各国杰出人士打交道,二是每天要面对新问题。搞外交接触面很广,打交道对象的都是各国的优秀分子。你每天都得学习和思考,非常充实。

  搞了一辈子外交,回头再看,如果有第二次生命的话,我还会选择做外交。

  国之兴盛,与有荣焉

  长期搞外交的人,对于中国的地位可以说特别敏感。苏东坡诗云:“春江水暖鸭先知。”我们外交人员就像鸭子,两只蹼子在水里面,水的温度我们是最先感觉到的。譬如,你出现在外交场合,人家给你排在什么位置,人家对你的态度和重视程度都反映出对你国家的看法。

  

  (图)1965年10月22日,毛主席接见刚果(布)马桑巴—代巴总统夫人,吴建民(中)担任翻译.

  没有一种职业像外交官一样,能深切体验各自国家在世界舞台上的荣辱起伏。在我近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中,有25年是在国外度过的,那正是新中国从贫穷逐步走向富强的时期。

  中国公使卖电影票?

  1998年12月16日,我向希拉克总统递交国书后,记者进来照相,希拉克让我站在中间,在我的两旁是总统和外长。我觉得不好意思,推让说,总统应该站在中间。希拉克说:“不,不,大使在中间。”我推让了两次,希拉克都很坚持。恭敬不如从命,我只好在他们中间站定。

  这时,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1964年6月中国首任驻法国大使黄镇向戴高乐将军递交国书的照片。当时也是由外交部长(顾夫·德姆维尔)陪见。黄镇大使站在戴高乐的右侧,德姆维尔站在戴高乐的左侧。我是第八任中国驻法大使,34年过去了,我居然站在了总统和外长的中间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,中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,一个国力迅速增强、以自身发展给全世界带来好处的国家,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和影响自然随之水涨船高。

  在中国驻法大使馆宽敞的办公室里,我常忍不住猜想使馆所在大楼这栋20世纪初建的建筑,当年是什么样子?它保持着法国的古典风格,又布置了许多中国艺术品,中西合璧,古朴典雅。如果几经沧桑的墙壁能说话,它会告诉你多少故事!

bbin